Asteria

来烤火吗

【达泽】失恋阵线联盟

哭了 安居星老师不坑这篇打折好么(ಥ_ಥ)

安居星404:

失恋阵线联盟

*达泽
*高中paro/新年新尝试


1.

陈玺达发现了一个秘密。

一个关于自己同桌李天泽的秘密——虽然他们自打被安排成同桌以来每天的交流不超过三句话,并且这三句里面包括了每天上学的“早上好”和放学的“明天见”。

李天泽超认生,这是陈玺达对他的第一个了解。
虽然认生,但他长得很好看,跟那个不拿正眼看人的班长有得一比,是那种陈玺达自青春期认识到自己是个弯的以来比较欣赏的长相。

……咳,跑题了。

说起那个秘密,是前两天早晨的时候,陈玺达的闹钟不知原因地早了一小时就响了起来——他把闹钟按掉后迷迷糊糊地起床洗脸刷牙换好了校服才发现了这件事。

他的心情有点崩溃,任谁在早晨少睡了一小时心情都不会太好。
但现在躺回去睡又是不太现实的事情,他对着镜子打量了一下用发胶抓了两把的发型。
最后还是妥协了,将书包甩在背上慢吞吞地挪去了学校。

陈玺达从未在这么早的时候抵达过教室,毕竟校游泳队经常会安排晨练,他便会趁着洗澡的功夫逃掉早自习,没有训练的时候则是踏着上课的铃声进教室。
都已经是高中生了,有谁还会提早到教室啊,不是学霸就是傻逼。

他一边胡思乱想,吊儿郎当地拽着自己的书包,嘴里打着哈欠拐了个弯想从后门钻进教室,却被里头的人影惊得生生缩回了脚步。
……看错了吧?
不会啊,整个教室他最熟悉的就是那块地方了。

陈玺达贴在墙角思考了两秒,为了确认又探着脑袋往门里瞄了一眼,这回才真正相信了自己的眼睛。
提早到教室的不是学霸也不是傻逼,是他的同桌李天泽。

不仅认生,还能早起。
陈玺达偷偷在记录神秘同桌李天泽的小本本上又记下了一笔。

这么说起来他印象里确实没有过李天泽迟到事件。就连自己晨练结束得早的时候,这人也好似老早就在教室坐着了,见他来了会稍稍侧头抿着唇一笑,说上一句“早上好”。
虽然通常陈玺达都会被他那莫名好看的笑弄得一愣,愣完后就已经错过回应的最好时机了。

反正现在进去只会让两个人都不自在,偌大的空教室里两个人非得挤一块坐怎么想怎么尴尬,陈玺达干脆靠在后门光明正大地偷看自己的同桌。
李天泽长得很好看,这是陈玺达早就认识到的事实。

他并没有在看书或是写作业,只是用右手撑着脑袋在发呆,左手在无意识地转着一个易拉罐。陈玺达眯着眼睛仔细看了看,是一罐未开封的凉茶。
这么安静坐着的李天泽很迷人,他微垂着双眸,就连脑袋上不听话翘起的头发也略显慵懒。陈玺达向来很欣赏这种气质出众的人,要不是自己已经……

“早啊天泽。”
温和的声音将思绪飞奔到外太空的陈玺达一把拽了回来,他下意识地又缩回了墙边,才做贼一样探头偷看是谁捷足先登了。

人还没看到,倒先看见李天泽猛地挺直了背,左手一紧抓住了凉茶,连头顶那根呆毛都兴奋地颤了颤。
“练习完了?”嘴上却是毫不在意的语气。
“嗯,今天嗓子状态不太好就没多唱。”对方轻车熟路地走到李天泽前边,两条长腿一交叉随意地靠上了前面的凳子。


2.

陈玺达盯着那人的脸看了好一会儿,才想起了这位同班同学的名字——马嘉祺。
这也不能怪陈玺达,毕竟他作为一名校游泳队优秀队员是非常忙碌的,没什么时间跟同学打好关系。

不过说起马嘉祺这个人他还是略有耳闻。
好像是班里的文娱委员,虽然陈玺达一直觉得这是个占着名头不做事的职位,但马嘉祺的确是实打实的一身才艺。

入学的时候就是声乐特长生,在去年文艺晚会上表演了一回钢琴弹唱惊艳全场,直到现在还经常会有隔壁班的小女生来窗口偷看他。
今年的文艺晚会是不是快到了,陈玺达掰着手指算了算。看来马嘉祺和李天泽嘴里的训练也跟这个逃不了干系。

“状态不好就多注意休息,不然到时候上台给我们班丢脸。”
李天泽垂着眸没看面前的人,只自顾自地翻开自己的作业本,但也没往上面比划,右手不自然地转着一支圆珠笔。
没记错的话,这人平时上课的时候可是转笔如飞的。陈玺达拧巴着眉头想。

闻言马嘉祺没说话,只勾着嘴角笑得不明意味盯着他看,眼珠子一转看到了旁边放着的凉茶,两指一挑就握在了手里。
“给我的?”
“不是。”李天泽眼睛都没抬,指尖的笔又转了一圈,“你要想喝就拿去。”

“谢了。”
似乎是习惯了这人的口是心非,马嘉祺拿着那罐凉茶得逞地笑着,顺手在李天泽毛茸茸的脑袋上揉了一把,转身坐回了左前方自己的座位。

稍有一些生气的教室再次安静了下来,只能听见马嘉祺赶作业的唰唰声和咕咚咕咚喝凉茶的声音。
他那个角度看不到的东西,后门的陈玺达可是看得一清二楚。

在马嘉祺揉完那一脑袋后,李天泽埋着头很久没动弹,但耳尖却悄悄地泛上了一层红。
他低头盯着自己的作业本,手里的笔越转越慢。最后慢吞吞地将笔一放,伸手在刚刚被揉过的地方摸了两下,陈玺达甚至看到了他嘴边控制不住的笑。

然后他稍稍侧头看了左前方的马嘉祺一眼,完全不是刚刚清冷地跟对方抬杠的模样,带了点小心翼翼,眉眼间净是藏不住的……
爱恋?陈玺达目不转睛地盯着李天泽,不知道该不该这么形容自己此时看到的神情。

时间也慢慢临近上早自习的点了,而李天泽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眼神在第一个同学踏进教室的时候消失地一干二净。
陈玺达从未见过变脸变得这么快的人,震惊之余立马打开了记录神秘同桌李天泽的小本本。

认生,早起,擅于变脸。
还有。

喜欢马嘉祺。


3.

陈玺达发现了这个秘密之后就一直想确切地证实,可之后几天他再没能提早一小时起床,李天泽也一如既往地隐藏得非常完美。
不能坐以待毙,那就主动出击。

于是陈玺达终于逮着了一天教练不在的晨练,匆匆洗完澡就往教室去了,像往常一样拉开了自己的凳子坐下。
身边的李天泽感受到动静,也像往常一样稍稍侧头冲他抿唇一笑。
“早上好。”

见过了李天泽对着马嘉祺的笑容后,他每天早晨的公式化微笑就显得特别商业。
陈玺达心里感叹着这人的两面三刀,嘴上应了一句早上好,然后撑着脑袋一动不动盯着对方看。

被人这么近距离地盯着,死人也能给盯活了。
李天泽不自在地扭了扭脖子,确认自己的同桌确实是在盯着自己看后,偏头问了一声。
“有事?”

那瞬间陈玺达的脑子里飞快地闪过了几个问题,但最后都被他一一否决了,毕竟跟李天泽跑火车的话确实不是个明智的选择。
于是干脆单刀直入。
“你有喜欢的人吗?”

一秒。
陈玺达发誓他看见李天泽的大眼睛慌乱了一秒,便立马趋于平静,漫不经心地收回了目光,翻了一页课本,“问这个干嘛?”

他们的确不是能问这个的熟识关系,陈玺达眨巴了两下眼睛:“我说我好奇你信吗。”
“为什么不信?”
“我好奇。”
“……”

李天泽再次转过头看了陈玺达半晌,后者双手呈花朵状拖着脸颊,一脸纯真地冲他抛媚眼。前者无言,见他也没打算说实话,那自己更没有说实话的必要。
“没有。”
陈玺达早有防备,“有吧。”

见对方这么肯定李天泽反而乐了,饶有兴致地撑着脑袋看着他,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怎么说?”
有时候陈玺达实在是很佩服李天泽的强大心理,打探的目光反倒让他自己心虚了,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该怎么应答,目光一转瞥到了左前方的马嘉祺身上。
“哎,文娱委员!”

前方的马嘉祺没反应,倒是李天泽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势地捂住了陈玺达的嘴,在那瞬间直接凑到了对方面前,紧皱着眉,两只眼睛锐利又慌张地盯着他。
“你到底想干什么?”声音有些颤抖,呼吸都洒在陈玺达的鼻翼间。

总算看到这家伙破功的样子了。陈玺达三心二意地想着。
抬眼对上了那双近在咫尺的眼睛,他得逞地弯眼笑了,指指自己的嘴又伸手比了个交叉,示意自己不会再乱说话。

李天泽非常警惕,微眯着眼打量着他,连双唇都抿成了一条线,丝毫没有要松手的意思。
陈玺达见他这么不信任自己,眉峰一跳,直接上手将对方的手拽了下来。

论力气,五个李天泽也比不上一个游泳健将陈玺达。

轻轻松松就被后者单手扣住了双手,导致他突然觉得刚刚自己强行捂住对方的嘴看上去可能像只刚出生的小鸡仔。
然后只能动弹不得地听陈玺达再次喊出那个名字。

“马嘉祺!”
“玺达?”马嘉祺这回确实听到了,虽然有些诧异但还是双脚一点晃着凳子回过头。
李天泽在他应声那一刻就低下了头,从马嘉祺的角度也看不见桌子底下他被箍住的双手,只瞟了一眼就看向了叫自己的人,“有事吗?”
“我跟你说……”

陈玺达突然顿住了。
因为右手里属于李天泽的双手突然握紧了拳头,甚至有些微微发抖。余光里也只能看到那家伙埋得低低的脑袋,似乎因为不安快速地眨着眼睛,细碎又纤长的睫毛划出一道道痕迹。

本来也没打算冲正主说出口,只是想逗逗这个高冷的同桌,但陈玺达突然发现自己连逗他都不太舍得了。
于是安抚性地握了握李天泽的拳头,嘴上打趣道,“没事,你今天这件外套挺好看的,回去发我个链接呗。”

马嘉祺莫名其妙地看了眼自己穿了三天的外套,将信将疑地应了句,“没问题,但咱俩好像还没加上微信。”
“这多大点事,我回头让天泽推给我!”
“行。”

打发完了马嘉祺后陈玺达才有些心虚地放开了李天泽的手,瞄了他一眼,毕竟自己刚刚好像莫名有种欺负了一只奶猫的错觉。
“那个,我不是……”
“我俩也没加上。”
“啊?”

李天泽这才抬头幽幽地瞥了他一眼,薄唇轻启,“微信。”
“还真是。”陈玺达连忙手忙脚乱地摸出自己的手机,“那现在……”
“你喜欢丁程鑫吧。”

掏手机的姿势愣在了原地。
陈玺达僵硬地转头看了一眼李天泽,后者完全失了刚才的慌乱,勾着嘴角满脸耀武扬威。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不是欺负了一只奶猫,反而更像是闯进了老虎的洞穴。


4.

陈玺达在意识到自己喜欢丁程鑫之前没有喜欢过任何人,所以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因为丁程鑫弯的还是本身就是个弯的。
但他觉得李天泽也挺好看的,所以估计自己本身就不太正常。

说起丁程鑫,长相秀气,是班里的班长,盛气凌人不爱拿正眼看人。
当然这只是陈玺达对他的初印象。

要说是因为什么改变的,陈玺达也说不上来。
只记得那天阳光还挺好,从体育馆顶上洒下的光将泳池铺成了金黄色,水面上都暖洋洋的。

陈玺达因为游泳队突然集训一个下午都没上课,等结束后也懒得回教室拿东西了,只任由自己漂浮在水面上慵懒地晒着太阳。
“玺达,有人找!”
在队友喊他之前陈玺达差点飘在水上睡着了,这么一惊吓在水里连滚带爬地翻了个身,水性再好的人也呛了一鼻子水。

“咳,咳咳……”
“你没事吗?”
正扒在泳池边咳个不停,面前蓦然伸过来一只手,声音干净带了点南方口音,尾音上扬,陈玺达揉着进水的眼睛抬头看了一眼。

他不知道是阳光正好还是这人本身就会发光,或者是刚刚眼睛里水进多了。总之面前这人逆着光,套了一层金黄色的滤镜闪闪发亮,好看得不得了。
是丁程鑫,陈玺达认出来了——开学第一周就被大家推选成了班长,好像对他莫名有种信任觉着他能胜任。

当然陈玺达没有盲目从众,他投了自己。但李天泽好像也是投选了丁程鑫,他当时偷偷瞄了一眼才记住的这个名字。

可就是这人让陈玺达那时间心脏跳得很快,剧烈得周边都快激起一层水纹,傻愣愣地看着对方没有伸手回应。
丁程鑫倒也没尴尬,见他没有起身的意思很自然地就将手收回,拿起了怀里的几张卷子晃了晃,“班主任交代的,我是来把今天的作业拿给你的。”

可能那会陈玺达的耳朵也进了不少水,自觉主动地就把前半句话给忽略掉了,忙不迭地就伸手想接卷子,“谢了,啊……”
刚从泳池里伸出来的手湿漉漉的沾着水滴,那纸质的卷子薄如蝉翼,一沾上估计就要糊成一片了,陈玺达的手拿也不是收回来也不是,就这么僵在了半空中。

好在丁程鑫同时发现了这一点,毫不犹豫地又将卷子揣进了怀里,冲他扬起了一个笑,那双上挑的眼睛眯成弯月的弧度。
“没事,你几点结束训练?”
“我等你。”

陈玺达含糊地应了声,猛地一头扎进了水里。心脏跳得连耳膜都嗡嗡作响,在水里更是清晰可闻。
他发誓那是他这辈子见过最好看的笑。

“……可是你是怎么知道的?”
他咂咂舌,双眼紧锁着李天泽问道。
李天泽眨眨眼睛,一副无辜的模样,“就你天天非得去找班长请假唠嗑的样子,傻子都知道。”

陈玺达无言。他以为自己和李天泽只是商业的同学关系,没想到一言一行都被这个看似高冷的同桌看在眼里。
他转了转眸子,决定掰回一局。
“可是你喜欢马嘉祺……”

那三个字一冒头又被李天泽迅速地捂住了嘴,他战战兢兢地朝马嘉祺的方向瞄了一眼,见对方没听见才回头瞪了陈玺达,“你讲话注意一点。”
陈玺达笑弯了眼,再次像拎奶猫一样把李天泽的手抓了下来,这回反倒自觉主动地凑到了对方的耳边。

李天泽的耳尖还因为刚刚的突发状况泛着粉,陈玺达又凑近了一点,呼吸都撒在对方的耳廓上。
“你不是说我喜欢丁程鑫傻子都知道吗?”
“可你喜欢马嘉祺只有我知道。”

话刚说完就被李天泽猛地推开了,本来就粉粉的耳尖如今通红一片,他皱着眉盯着陈玺达,咬牙切齿地说。
“你到底想怎么样?”

这回换陈玺达一副悠然自得的欠揍样子,他一把将离他远远的李天泽再次捞了回来,箍着对方的肩膀勾起了单边嘴角。
“我们结成联盟吧。”
“什么联盟。”李天泽被箍得很不舒服,蹙着眉问。

陈玺达伸着手指点了点李天泽的肩膀,然后指向了第一排正在安静看书的丁程鑫。
“你帮我追丁程鑫,而我……”然后他的手指挑衅般冲左前方一晃,没有目的地重新落在了李天泽肩上。

“帮你追马嘉祺。”


TBC.




新年好!
大概是一个新的相性度测试 坑得可能性有点大(?
总之看清tag再看文 不准骂我!

评论
热度 ( 577 )
 

© Aster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