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teria

来烤火吗

【文霖】初阳

我真的哭了

YuenLaum:

-短完,6000+




-小林东阳(刘耀文)X唐新(贺峻霖)




-勿上升真人




-1




(注:唐12岁)




小孩是世界上最情绪化又最极端的动物。前一秒可能只是从三层小阶梯上跳下来,心里就有一阵满足,可是后一秒又会因为其他莫名其妙的事情掉下眼泪。




唐新自认为相比于同龄人要成熟得多,可就算是这样的自己,也还是在眼睁睁看着队友射丢了一个点球之后捂着脸跑出了学校。太阳打在柏油马路上,没有一点要下班的意思,唐新其实已经累了,可是自己都跑了这么远了,暂时还没有让自己能停下来的理由。形形色色的过路人没有一个有让他停下来看一眼的冲动,自己也没有蠢到把老太太撞倒,实在跑累停下来的时候才发现,周遭可能只有一个茶餐厅大概是可以坐下来歇脚而且不会被赶出来的地方。




摸了摸自己的钱包,五角钱硬币估计只有在校门口的小卖部才有花出去的办法,唐新翻着菜单,想着笨蛋队友踢丢的点球害自己没办法进校队,眼泪一点一点滴在了餐桌上。




还是小朋友,难过不哭出来憋在心里会爆炸的。




可夏天真的太热了。




尤其是自己旁边突然多出来一个人的时候。




“我好像有见过你。”




这个人还用这种老套的办法套近乎。




唐新继续捂着眼睛,没有一点打开的意思。




“你好啊,你旁边有人吗?”




唐新擦擦眼睛抬头,发现是一个大自己一点点但又好像比自己小一点点的男生。头发看起来挺久没有打理过有点乱,手上也没有端着餐盘,这让唐新有那么一点纳闷。




但还是摇了摇头。




男孩坐下之后,自然地凑到唐新身边,一起看着菜单。




多少还是有点不自在的,素不相识的人,只是见了一面就这么亲密地贴在一起,唐新的头发刚被太阳晒过,汗水也恰到好处地把它们打湿,软软滑滑晒得微热的发丝总是一不小心就扫过身旁男孩的额头,男孩伸手整理发型,指尖不小心划过唐新的耳根,才发现他的耳朵也是烫烫的。




“你是刚游完泳吗?”




男孩有些好奇,其实他自己也不太好意思,挠了挠头手就不知道该放哪儿了。




唐新撒了谎,点了点头。




男孩轻笑着凑上前闻了闻唐新身上那股清爽的味道,笑着说,“你身上好好闻啊,一点都不像刚游完泳的。”




看唐新不说话,男孩又来了兴致戳了戳他的脸蛋,“你的脸好红啊。”




阳光下的笑颜沾染了几分明媚。




唐新有点尴尬地笑了笑,他觉得不大舒服,这个坏蛋明明就是在吃自己的豆腐,可是自己却一点狠话都说不出来。




坏蛋点了两份菠萝油,一份被他摆在了唐新的面前。




“吃了我的东西就要告诉我你叫什么。”




“我叫唐新。”




“我猜你10岁。”




“猜错了,12岁!”




唐新终于露出了一点笑意。




“小林东阳,14岁。”




坏蛋一边夹黄油,一边说。




“你是日本人?”唐新不太会吃,摆摆手等着男孩帮自己弄。




“什么日本人?我就是叫小林东阳。”男孩帮贺峻霖弄好之后,直接塞到了他的嘴里。




“唔……你姓小吗?”




“什么姓?我就是叫小林东阳啊。”




得,自己也没必要为了一个陌生人的名字破坏五分钟之前刚刚累积的好感。




“我进来的时候看到你在哭。”




低低的声线让唐新的心跳漏了半拍。




该死,这种被老师发现自己吃零食的感觉。




唐新没有回话,乖乖吃完了之后就站了起来。




“谢谢你请我吃东西,我要回家了,你不回家吗?”




小林东阳犹豫了一会儿,抬起了头,




“路上要小心。”




唐新没想到的是,在自己小区的门口,又碰到了这个请自己吃东西的小哥哥。




“兔子不可以一直哭,眼睛红了会痛的。”




真是莫名其妙。




“下次请你吃冰火菠萝油。”




这还差不多。




只是唐新后来不管在茶餐厅还是小区门口,都不曾碰到这个奇奇怪怪的小哥哥了。




偶尔也会很想吃菠萝油,但是自己还不是很想学会怎么夹。








-2




(注:唐13岁)




暗恋是什么感觉呢?




唐新没有试过,但是被女同学约到奶茶店的他用尾椎想都知道自己遇到了什么。




预料之中的尴尬气氛持续了一小段时间,小姑娘自以为感人的行为看在唐新的眼里都太老套了。追他的姑娘不少,付诸行动的也有几个,虽然只有13岁,但他明白这是什么样的套路。从12岁到13岁,身体上微妙的变化也好,心里激荡的成熟也罢,唐新明白,也清楚自己需要的是什么样的感情,他当然有一套摆脱这些姑娘的办法。




可是再理智的人也会被一哭二闹三上吊给打败。




“我追了你那么久,你一点正面的回应都不给我,就算你不喜欢我,你也直接一点说出来不行吗!”




“我不喜欢你。”




这杯奶茶,唐新一口都没有喝过。




女孩小声啜泣,唐新这个时候特别想抽烟,可他不会。一个和自己身高相仿的男孩走进了店里,在唐新的隔壁桌坐了下来,目光却全部聚焦到了唐新和女孩的身上。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有那么一点熟悉的声音。




哇,原来是那个日籍华人菠萝油大坏蛋。




那个说自己是只兔子的讨厌鬼。




唐新觉得找到了救星,抛下还在掉眼泪的女孩,坐到了小林东阳的面前,




“小林东阳,我没记错吧!”




奇怪的是,这个小林东阳,除了换了件衣服,其他和一年之前,好像没有什么变化。




“可我忘了你叫什么了……”




“你记性也太差了吧!我们一起吃过菠萝油的。”




一说起菠萝油,唐新就嫌弃地指着奶茶店的菜单,“这家店都是些什么破东西啊!”




“什么是菠萝油?”小林东阳有些纳闷,眼前这个人自己好像见过,可是好像又是第一次见到的样子。




“你不是开玩笑吧?你请我吃的诶!我还一直在等你陪我一起去吃啊。”




小林东阳摆摆手,但是很快又笑着和服务员说了什么,坐了回来。




“那是你女朋友吗?”




唐新摇摇头。




“你喜欢她?”




唐新又摇摇头。




女孩看着唐新的动作,哭泣的声音一下子变大。




小林东阳点了两杯柠檬水,酸酸甜甜的感觉,明明是秋天,可还是有一点夏天闷闷又有点舒服的味道。唐新喝在嘴巴里,看着小林东阳的手,突然伸了上去。




“江湖救急。”




看着女孩怔怔的神情,小林东阳拖着唐新的手,慢慢地往茶餐厅走。




“你真的不记得菠萝油了?”




唐新试探着敲打身边人的脑袋。




“我只知道花生油,橄榄油,玉米胚芽油,我哪里知道什么菠萝油啊……”




唐新轻轻地靠在他的身边,“你说过要请我吃冰火菠萝油的。”




“我有说过吗?”




小林东阳手掌不自然地收紧,唐新被攥得生疼,“喂!不请我吃就算了有必要虐待儿童吗!”




“对不起,我真的想不起来了。”




小林东阳不好意思地把手伸到唐新的发间,“所以以前我们都是这样的吗?”




喂喂喂。




这是什么情况。




这人失忆了吗?




失忆了也不可以吃我豆腐啊!




“别……别动手动脚的,都15岁大男生了你还这么幼稚呢。”




“谁15岁?你15岁吗?”




“我13岁啊,你不是15岁吗?”




“我14岁啊。”




阳光落在小林东阳的下唇上,打在唐新的脑袋里。




是自己记错了吗?




走出茶餐厅的时候,满手黄油的小林东阳有点失落地坐在马路边。




“我感觉我忘记了什么。”




“废话。”唐新偏过头,“我也觉得很奇怪,你去年和我说你14岁的。”




“可是我去年有见过你吗?”




“你说没有就没有吧。”




唐新用矿泉水帮小林东阳洗了洗手。




小林东阳走掉之后,又是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再见面。




这个奇怪的人啊。








-3




(注:唐14岁)




中学生总是喜欢乱七八糟的辩论。




唐新也是终于靠辩论扬眉吐气了一回,以至于全学区的人都记住了他的金句,“爱情没有标准,择偶才有标准。”




但是开心只持续了76个小时。




辩论队开庆功宴的时候,可能中学生都不太喝得了多少酒,一个好兄弟看着唐新回绝了一堆学姐的敬酒,大笑着说了一句让唐新当场脱手把酒杯摔到地上的话。




“人家喜欢男的,不会对你们感兴趣的,硬都不会硬一下的啦。”




唐新没有澄清。当场没有澄清,事后没有澄清,老师找自己谈话的时候,更没有花脑子来澄清。




直到被爸妈打了一顿赶出门,他也没有说一句,只是他开玩笑,我不是我没有啦。




坐在清吧的椅子上,唐新滑了一会儿手机就趴了下来。




好累啊,好累哦。




醒来的时候,自己躺在一间暗暗的屋子里。




完蛋,该不会真被人捡尸了吧。




被子有股柠檬的味道,空调也在不停增温。唐新迷迷糊糊地拉开窗帘,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小区,但是好像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里。




就是突然的脚步声让他有那么一点慌张。唐新摸了摸自己的身体,穿的还是昨天的衣服,自己的下半身也没有明显的痛楚。




唐新回头一看,松了一口气,原来是你啊。




“谢谢你带我回家。”唐新指着床单,“都是我身上的酒味儿,不好意思啊。”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又是这句开场白。只不过和去年比起来,小林东阳,好像还是那么大,现在自己已经比他要高半个头了。




“废话,你老是这句话,我都听腻了。”




“我不是第一次说吗?”小林东阳把毛巾递给唐新,“我昨天看你,觉得你啊,我好像见过,怕你一个人在外面很危险,就把你带回来了。”




“我们之前都见过两回啦!”唐新感叹这个小哥哥的记性是真的很差,“你看你,记性差,发育还慢,16了还没我14的高。”




“我也14啊。”小林东阳不由踮了踮脚,“就差一点点,不会很多。”




“别开玩笑了……”唐新嘴巴上这么说,可是眼睛打量着他,心里不由得多了一点点的疑惑。




他好像确实从来都没有变过。




共青团员唐新不相信世界上有什么怪力乱神的事,没有多想,他就接过了小林东阳给他的牙杯。




“怎么没事跑到那种地方去呢?”




“我出柜了。”




“什么是出柜?”




看着小林东阳有些困窘的神色,唐新憋回了自己嘴巴里差点就要冒出来的吐槽,“就是,我跟大家说,我是Gay.”




“我知道你是Gay啊。”小林东阳笑嘻嘻地说,“我一直都觉得你是Gay。”




唐新不解地偏了头,小林东阳指着自己的衣服,“昨晚你一上床就又啃又亲地,我不好意思吃你豆腐,就去睡沙发了。”




这人在说什么啊。唐新咬住下唇别过脸,自己在陌生人面前做出这种出格的行为真是太丢脸了。




还好这个小林东阳还算有点人性。




明天就是元旦节,唐新不想上课,也不想回家,干脆吃完早饭就请了个假躺在了小林东阳的沙发上。




“你家好大,怎么只有你一个人,你爸爸妈妈呢?”




“我好像没有爸爸妈妈。”




“你不上学吗?”




“我好像不用上学。”




小林东阳说得没有一点波澜,这多少有点吓到了唐新。




“哦。”




冬天的时间总是过得快一些。




傍晚的时候小林东阳在厨房鼓捣着什么,唐新玩着手机没有注意到,但是8点钟声敲响的时候,他走到了唐新的面前。




“你愿意和我一起跨年吗?”




这小笨蛋,怎么这么有仪式感啊。




“你看不出来我今晚也想赖在你家吗?”唐新挑起眉毛对上小林东阳的视线。




小林东阳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一大桌子的菜,唐新消灭了大半,小林东阳没有怎么动筷子。快10点的时候,小林东阳不知从哪里端出一个蛋糕。




“今天是你的生日吗?”




“是明天。”小林东阳点着蜡烛,“明天,我就15岁了。”




唐新这时候不想再去纠结年龄,而是赶忙着帮他插好了蜡烛,“真好啊,一元复始,万象更新,在这个时候诞生,什么都是新的。”




唐新打算插第15根蜡烛的时候,被小林东阳拉住了手。




“唐新。”




他第一次直呼唐新的名字,“你相不相信世界上会有人永远14岁?”




这是什么问题。




该怎么回答啊。




小林东阳的手温温的,唐新握在手里,觉得十分柔和温暖,好像冬天早上的太阳。这个孩子应该叫冬阳更合适一些吧,唐新心里琢磨。




“我不相信。”唐新插下第十五根蜡烛,“永远都会有人十四岁,但是没有人会永远十四岁。”




“除非他在那个时候去世了。”




小林东阳不合时宜地补了一句,但他知道这个玩笑不太合适,马上点好了蜡烛,唱起了生日快乐歌。




分食完蛋糕,唐新依偎在小林东阳的身边,这个男孩给他安慰和安稳,自己此刻自然也最想依靠着他。




23时10分。




电视里出现的是一个叫TF家族的男团,人很多,唐新和小林东阳没一个认识的。




“那个刘耀文好像你啊。”唐新指着屏幕中的一个男孩笑了。




“那个贺峻霖不是和你一模一样吗?”小林东阳点了回看,唐新自己都觉得特别像。




23时30分。




两个人都关掉了电视,唐新捧着小林东阳已经有点困意的脸捏着玩,后者突然冒出来一句话。




“我们这样挺好。”




唐新点了点头,“是啊,挺好。”




“我依稀记得一些以前的事情。”小林东阳话说一半没有继续。




“多久以前?”




“几个月以前。”




“你最远能记得多久以前的事情?”唐新继续追问。




“今年一月二月吧……”




让人失望的答案。




“其实我们前两年就见过了,说句老实话,和你一起玩挺开心的。”




唐新用手合上了小林东阳的眼睛,自己也闭上眼睛钻进了被窝里。




“唐新,”




小林东阳小声呼唤着他的名字,




“我记得我喜欢过一个男孩子,可是我什么都忘记了,我想不起来,我很难受,我去回忆,可是脑子里什么都没有,”




“我孤单太久了,昨天我才觉得,就算我已经想不起来那个男孩子是谁,是什么样的,可是我看到你,我觉得,你身上很好闻,我挺想和你一起生活的。”




唐新没有说话。




“我可以喜欢你吗?”




小林东阳抱得更紧了一点。




可能是冬天真的太冷了吧。




唐新用一种极其别扭的姿势仰头贴上了小林东阳的嘴唇。两个人的脸很烫很烫。




短暂的亲吻之后,小林东阳满意地翻了个身。




“唐新,你会记得我喜欢你吗?”




“我记得。”




“我也会记得你喜欢我的。”






1月1日。




醒来的时候,昨晚和自己缠缠绵绵的男孩,不仅不见了。




连睡衣和拖鞋都不见踪影。




走出房间,看到在厨房的小林东阳,唐新还在想着要怎样和刚刚成为自己初恋男友的他好好打个招呼,就被泼了一盆大大的凉水。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4




唐新不是傻瓜。他不明白这个小林东阳到底是何方神圣,但是他好像猜到,这个孩子,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忘掉之前的所有事情,而这个周期,很可能,就是一年。




而他,真的永远14岁。




自己尴尬的初恋,维持了不到半个小时,就结束了。




回到学校,又回到杀得死人的日常生活。可自己的同桌位置,却空了。




“这是我们班的新同学,小林东阳,大家欢迎他。”




完蛋。




真有缘分啊。




有了一大段相处的时间,唐新才得以深入去了解这个孩子。他对自己好像有一种天生的温柔,相比之下和别人在一起的时候不是很困就是有点不耐烦。没事做的时候,他就趴在桌子上看着自己。




“我记得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唐新。”




是啊,不仅见过我,还欺负过我呢。




偶尔小林东阳也默念自己的名字,唐新,唐新,听起来那么甜,怎么这个名字的主人就老是愁眉苦脸的呢。




小林东阳丝毫不掩饰自己对唐新的喜欢,全班都知道这两个帅哥有那样的暧昧,唐新打死都不认,小林东阳还是嬉皮笑脸地跟着唐新转悠。




春天还是太短。




中考的前几天,小林东阳摸了摸唐新的脑袋,“我不参加中考,你知道吗?”




“我猜到了。”唐新打掉小林东阳的手,“你不中考,去哪里呢?”




小林东阳摇摇头,他心里也没有答案。




“我会想你的。”




考完最后一科,小林东阳在校门口紧紧抱住了唐新,眼泪鼻涕全都流在了衣服上。




“小新,”第一次用这么亲密的昵称,“你让我多抱一会儿,我觉得我很快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唐新犹豫地点点头,他本可以稍微表现出那么一点的眷恋,可这个记忆也有保质期的男孩,就算让他再动心,他都不敢再付出自己的一大段时间,培育一段元旦节就会准时结束的感情。




可今天的小林东阳,太不一样了。




他一直在耳边讲话,讲了好多话,多到唐新很多都听不清楚。




他只听到了一些话。




小林东阳说,唐新,你一定要记得我来过,你一定要记得你有一个叫小林东阳的同桌。




他说,唐新,我叫小林东阳,不是林东阳,不是小林,也不是东阳,就是小林东阳,缺一个字都不行。




他说,唐新,我怕我这么说会吓到你,但是我希望你可以长命百岁,我们可能再也见不到了,你不要想我,你只要记得我就好。




回家的路上,唐新仿佛琢磨着这些话。




你不要想我,你只要记得我就好了。




完蛋。




这小孩到底要干什么啊。




按着自己的记忆跑往小林东阳的家,唐新呆住了。




不是自己曾经住过一天的小区,而是一片白茫茫没有一点区别的荒地。




他耍流氓喂自己吃东西的茶餐厅,是一个加油站。




他帮自己解围的奶茶店,是一个大型的垃圾场。




而他们初吻的地方,连房子都没有。




唐新哭了。




放声大哭,没有一个人听得见。




“帮我找一个人,林东阳。”唐新几乎是小跑到了隔壁向家,在公安局工作的向横无奈地摆摆手,“全市有几千个林东阳,和你年纪相仿的就有几百个,没有你说的那个模样的。”




“那,那你查查,小林东阳。”




向横看了看向南,又看了看电脑荧幕,“小新,没骗你,一个都没有。”




一个都没有。




你到底去哪儿了,你到底是谁啊。




我到底是谁啊。




和录取通知书一起拿到手的,还有向家兄弟给自己的一个档案袋。




“小新,这是我们找到的,最符合你说的条件的人了。”




唐新打开档案袋看了一眼,就合了上去。




小林冬阳,20091231-20231231。




原来你走的时候,我都还没见过你啊。




我现在相信有人永远14岁了。




-5




贺峻霖醒了。




这是一个好长好长的梦,他的枕头已经湿透了,看来不是什么特别美满的故事。




换下枕头套,打开洗衣机的时候,贺峻霖才确认自己已经醒了。




不是那个患得患失的唐新了,而是自己,贺峻霖,22岁,现在一个人在北京念书,没有私生,没有所谓队友,也没有摄像镜头。




只不过唐新那个已经失去的初恋,现在正在自己的房间里捧着手机,给贺峻霖打了一通视频电话。




距离成为自己的初恋,还差那么一点点。




“想你了。”刘耀文捋了捋头发,已经老大不小了,可看到贺峻霖的时候还是一副小孩子模样。




“你怎么不想别人,光想我啊。”




“你好看啊。”




“得,别贫了,过几天我去重庆,你必须来接我。”贺峻霖切开一个木瓜,刘耀文比了一个OK的手势,挂掉了电话。




一切都稀松平常。




仿佛刚才那段悲剧,真的只是一个噩梦而已。




刘耀文骑着共享单车找自己的样子特别诙谐,其实他也不是买不起车,就是实在没有考驾照的时间。坐在单车后座上,贺峻霖久违地抱紧了男孩的腰肢。




“别别别,都多大人了还这样搂着我……”刘耀文不太好意思地放慢了速度。




“我永远十四岁。”贺峻霖俏皮地说。




恍惚间,刘耀文却好像想到了什么。




“带我吃小面还是火锅?”




刘耀文顿了顿,在一家广式茶餐厅边上停下了车,




“带你去吃,冰火菠萝油,我答应你的。”




贺峻霖愣住了。




气氛变得很奇怪,两个人的对视都变得炙热滚烫。




冰冰的冻柠茶都没办法让气温降下来。




“你是小林东阳?”




刘耀文没有回答他的问题,“那你愿不愿意,做我的唐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做了一样的梦。”刘耀文吃了一口黄油,“我以为只有我,可我发现小马哥和天泽哥也做了一样的梦,我就在想,你会不会也是这样的。”




刘耀文看贺峻霖没有说话,伸手开始帮他夹菠萝油。




“在梦里,我的每个决定,都是我深思熟虑过的。”贺峻霖接过菠萝油。




“我也是。”




贺峻霖撇过脸不敢看刘耀文,这一切都不太真实,但是和梦境比起来,这一切,又太过于真实。




刘耀文轻轻拉起他的手,温度透过指尖直接传到了贺峻霖的身体里。




“我们已经把所有的遗憾都梦完了。”




“这次,你不可以永远十四岁了。”




“你说的是年龄还是身体啊?”




-END



评论
热度 ( 227 )
  1. 梨涡浅浅虎牙尖YuenLaum 转载了此文字
  2. 顾箢er。YuenLaum 转载了此文字
  3. 黑穗醋栗-YuenLaum 转载了此文字
 

© Asteria | Powered by LOFTER